NEWS CENTER

媒体报道

兰永强先生受邀出席了“龙舞川南——发现泸县”新闻发布会和专家论坛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11-28 15:47:08 浏览量:

智汇川南  对晤龙魂

2011年6月17-18日,成都意道总经理,成都信息工程学院管理系客座教授,成都职业技术学院客座教授,旅游产业策划专家兰永强先生受邀出席了“龙舞川南——发现泸县”新闻发布会和专家论坛。一并出席的专家还有张邦炜(四川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教授,中国宋史研究会原副会长,著名宋史专家)、冉玉杰(四川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四川大学艺术系副教授)等。此外,参加新闻发布会的领导和嘉宾还有四川省旅游局领导、泸州市委市政府领导、泸县县委政府领导、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图片总监、四川和重庆两地的历史文化、旅游策划规划和艺术类专家等。本次论坛的议题是“泸县石刻的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以及如何利用丰富的历史文化发展旅游文化产业”。 


论坛会议中,各专家和领导团队就泸县旅游发展方向和思路展开讨论,基本在“深挖泸县石刻文化,保护中发展,大思路、长眼光布局”观点上达成共识。期间,兰永强先生用多年的旅游策划经验和对历史人文脉络的深刻领悟对泸县旅游发展提出独到观点。他谈到:“泸县旅游发展需要在五个彼此独立有相互关联的模块中统一完成。

首先,旅游形象需要重构。仅仅谈到龙文化这一传统中华文化意象是不够的,也是宽泛和单调的。作为华夏子民,游客在自身的知识储备和旅游体验中早就对龙文化产生了审美疲劳。泸县继续在旅游形象上走龙文化路线,其实已经落入同质化的窠臼。因此在旅游形象重构上,应该重点在精确化、差异化上做文章。在此我建议充分突出泸县石刻文化和桥梁文化的优势,将‘中国龙桥之乡’作为泸县旅游形象定位。

其次,泸县丰富的旅游文化如何转化为旅游产品?这是涉及将优质文化向市场转化的核心问题。回到旅游形象定位上,中国龙桥之乡的定位构筑的是景区‘静景’,我们将龙桥之乡的文化的、民俗的、特色的元素转化成生活中的常态用品、商品,让它们活起来,实质上是为泸县构筑了景区‘动景’。如荷花舞、如交椅、如瓦肆、如勾栏,千百年来它们都存在于此,不论古人今人,耳濡目染,习以为常,但是这些元素一旦进入到旅游商品系统,它们就不再是单调的静景,而成了生动的文化价值符号,自身也具备了价格空间。

再次,有了旅游形象,有了旅游商品,如何推广?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如何让香酒走出深巷子。我认为作为文化旅游产品,有两方面要素是必须具备的。一是优质的推广渠道,如国家地理杂志这种量级的平台,从权威、高端、广泛的角度将认知度打出去,深度培育市场,而且这个市场,一定是优质的。二是需要好的专家团队。一个优秀的文化旅游项目一定是经得起推敲的。那么在进行前期的文化挖掘和梳理时,一定要有一批包含人文情怀,知识储备过硬,业务经验丰富的专家团队,对项目本身就行批判性研究,以得出逻辑严密,有据可考的结论。

同时,对泸县的文化旅游,还需要有整体的规划,这样的规划不仅要论据翔实,准备充分,还要在实践节点和环境考量上做到有序。文化旅游从来都是可持续发展的,要用战略的眼光和大营销视野来规划项目。

最后要思考的,是从游客角度进行场景性思考——游客从哪里来?一级市场在哪里?可进入性如何?游客来了之后到哪些点去看?如何串联这些游线?串联理由是否合理?游客到了景点后看的是什么?看的顺序是什么?游线逻辑顺序和文脉是否一致?思考并解决了这些问题,我相信泸县的文化旅游事业基本能得到一个比较清晰的思路。而成都意道也将在此过程中充分发挥旅游智业机构的职能,为泸县旅游发展提供助力!谢谢!”


新闻发布会


兰永强总经理和张教授在龙脑桥的合影



“龙舞川南——发现泸县”新闻背景:

从2004年起至今,在四川省泸州市泸县陆续发现、出土了一大批宋代墓葬石刻,另外,泸县境内还有罕见的明代石窟和明清龙桥群,由于种种原因并未引起外界重大关注。对于冰封已久的泸县历史文化,在2009-2011的两年多时间里,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特约编辑、签约摄影师和文字作者十余次到达泸县,在当地文化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完成了“发现泸县”大型专题的采访报道。这一专题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11年第6期以44个页码重点介绍泸县,其文物之精、数量之巨、价值之大、复合程度之高令人惊奇和称赞。

泸县宋墓:早在2003年就被评为2002年全国重大考古发现,年代大多在南宋末年,在泸县24个乡镇中的19个皆有分布,南宋末年,元军攻宋,是中国历史上的乱世,泸县宋墓也就成为后人走进这段乱世的窗口。宋墓出土有大量石刻,其雕刻技法之娴熟,涉及内容之丰富,在全国绝无仅有。泸县宋墓雕刻的内容主要为武士、四神、伎乐、侍仆、综合等种类,诸多精美的石刻组成了一幅南宋社会历史画卷,俨然一所南宋地下城,是雕刻在石头上的南宋历史。

特点:
量大。100多平方米的临时库房中就有200多件宋代石刻,而且有100多件是国家级文物,另外还有700余件等待定级、鉴定。
精美。这些石刻的雕刻技术精彩绝伦,内容丰富。是罕见的宋代风情画卷。
新奇。石刻中的宋代火箭兵,可能是全世界最早的兵种之一;身着蒙元服饰的女武士像,宋蒙之争水深火热,宋墓中的这种武士形象代表什么?


玉蟾山石窟:是中国明代石窟造像的罕见之物,经历元朝,中国石窟造像归于沉寂,迄今为止,大规模的明代石窟造像仅存于中国甘肃的庄浪和泸县的玉蟾山。而就在这小小的玉蟾山上,我们不仅能见到明代笔记小说中的鲜活生命,还能见到石窟造像向建筑流变的发端。

特点:明代石窟稀少,但泸县的规模却巨大,而且工艺精湛,内容丰富,让人难以想象的是经历过元朝的统制之后,依然完好的保存了唐宋的文脉,传承着中原及北方石刻造像的精华。是了解明代社会生活的一扇窗,也是了解四川石窟造像的一个侧面,能丰富人们对于中国石窟文化的认知,把中国石窟的艺术,又延续到了明代。

罕见的明清龙桥群:泸县境内现分布着141座修建于明、清时期的古桥,如龙脑桥、龙灯桥、小龙桥、薄刀桥、苦桥子桥等等,又以明代的龙脑桥最具代表性,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些桥有个共同点,就是桥墩上都雕刻有龙,是一处全国乃至世界仅有的龙桥群落。桥有一龙,二龙,三龙,四龙等,根据《泸县志》记载,泸县最盛时有龙桥500余座。

特点:以龙脑桥为代表的泸县龙桥群,也以其独特的建筑技巧(不用传统的石灰或糯米浆而以桥板的摩擦力使桥得以固定)、雕刻技巧(龙有的张扬,有的古朴,有的憨厚,有的长着人脸等等)与龙文化的有机结合,成为中国交通史、桥梁史、雕刻史上一处独特的文化景观。

 

兰永强总经理和张教授在龙脑桥的合影

 

 “龙舞川南——发现泸县”新闻背景:
从2004年起至今,在四川省泸州市泸县陆续发现、出土了一大批宋代墓葬石刻,另外,泸县境内还有罕见的明代石窟和明清龙桥群,由于种种原因并未引起外界重大关注。对于冰封已久的泸县历史文化,在2009-2011的两年多时间里,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特约编辑、签约摄影师和文字作者十余次到达泸县,在当地文化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完成了“发现泸县”大型专题的采访报道。这一专题在《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11年第6期以44个页码重点介绍泸县,其文物之精、数量之巨、价值之大、复合程度之高令人惊奇和称赞。

泸县宋墓:早在2003年就被评为2002年全国重大考古发现,年代大多在南宋末年,在泸县24个乡镇中的19个皆有分布,南宋末年,元军攻宋,是中国历史上的乱世,泸县宋墓也就成为后人走进这段乱世的窗口。宋墓出土有大量石刻,其雕刻技法之娴熟,涉及内容之丰富,在全国绝无仅有。泸县宋墓雕刻的内容主要为武士、四神、伎乐、侍仆、综合等种类,诸多精美的石刻组成了一幅南宋社会历史画卷,俨然一所南宋地下城,是雕刻在石头上的南宋历史。

特点:
量大。100多平方米的临时库房中就有200多件宋代石刻,而且有100多件是国家级文物,另外还有700余件等待定级、鉴定。
精美。这些石刻的雕刻技术精彩绝伦,内容丰富。是罕见的宋代风情画卷。
新奇。石刻中的宋代火箭兵,可能是全世界最早的兵种之一;身着蒙元服饰的女武士像,宋蒙之争水深火热,宋墓中的这种武士形象代表什么?

玉蟾山石窟:是中国明代石窟造像的罕见之物,经历元朝,中国石窟造像归于沉寂,迄今为止,大规模的明代石窟造像仅存于中国甘肃的庄浪和泸县的玉蟾山。而就在这小小的玉蟾山上,我们不仅能见到明代笔记小说中的鲜活生命,还能见到石窟造像向建筑流变的发端。

特点:明代石窟稀少,但泸县的规模却巨大,而且工艺精湛,内容丰富,让人难以想象的是经历过元朝的统制之后,依然完好的保存了唐宋的文脉,传承着中原及北方石刻造像的精华。是了解明代社会生活的一扇窗,也是了解四川石窟造像的一个侧面,能丰富人们对于中国石窟文化的认知,把中国石窟的艺术,又延续到了明代。

罕见的明清龙桥群:泸县境内现分布着141座修建于明、清时期的古桥,如龙脑桥、龙灯桥、小龙桥、薄刀桥、苦桥子桥等等,又以明代的龙脑桥最具代表性,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些桥有个共同点,就是桥墩上都雕刻有龙,是一处全国乃至世界仅有的龙桥群落。桥有一龙,二龙,三龙,四龙等,根据《泸县志》记载,泸县最盛时有龙桥500余座。

特点:以龙脑桥为代表的泸县龙桥群,也以其独特的建筑技巧(不用传统的石灰或糯米浆而以桥板的摩擦力使桥得以固定)、雕刻技巧(龙有的张扬,有的古朴,有的憨厚,有的长着人脸等等)与龙文化的有机结合,成为中国交通史、桥梁史、雕刻史上一处独特的文化景观。





下一篇:无上一篇

相关文章

Copyright(C)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成都意道旅游策划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地址:成都武侯区红牌楼长益路13号蓝海office A座8层
蜀ICP备17009584号-1   技术支持:全易信    法律顾问单位:北京玮衡(成都)律师事务所